卡纳瓦罗:球场上大罗最让我恐惧;我终生是皇马人

19足球网

卡纳瓦罗

前意大利国脚、天津权健主帅卡纳瓦罗近日在Player’s Tribune上发表了文章《从足球男孩到金球奖》,讲述了自己在职业球员这条路上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当人们想到今天的意大利足球时,他们会想到防守。也许孩子们梦想着能成为基耶利尼或博努奇。不过我来告诉你一些事吧,我一开始并不想成为一名后卫……

在看到1982年世界杯上保罗-罗西打进六球后,谁还想要待在后场防守呢?我还记得中场马尔科-塔尔德利在决赛中,在禁该说时说是一种水平,该哑时哑是一种聪明区边沿轰进了一记进球。我记得他的庆祝,记得他脸上的表情,记得他挥舞着拳头呐喊奔跑的样子。

当决赛终场哨声响起,当意大利成为世界冠军,当Nando Martellini的喊声从广播中响起时,就像其他意大利男孩一样,我也是端坐在电视机前看球——我当时才九岁。他喊道:

“世界冠军!世界冠军!世界冠军!”

我觉得在那之后,没有一个意大利孩子不会往墙上踢足球,他们听到了Martellini的喊声在鼓舞自己前进。

最开始来到那不勒斯时,我只是个足球男孩,这意味着当传奇们在训练时,我必须去观看他们练习。之后,当我加入少年队时,就像塔尔德利一样,我成了一名中场。

直到有一天,青训学院一名指导告诉我,我要改下位置。他说:“法比奥,我更希望你当后卫。”

就这样,没有解释,没有原因。我当时比场上大部分家伙都矮,一点都不像一个后卫,更别说中卫了。但从那一刻起,那就成了我的位置。好在,我喜欢防守,而且我在这方面也挺擅长的。

回首过去,我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归结于两点。

第一,通过观察最佳球员来学习。当我来到那不勒斯时,我在费拉拉身边踢球。他可是为那不勒斯和尤文图斯出场超过500场比赛的人,也是意大利足球史上最伟大的后卫之一。就像许多意大利人一样,费拉拉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他会告诉你得上哪儿,得做什么,以及你在和对手交手时是否有机会。

我在1987年时认识费拉拉,那时我只是一个那不勒斯的足球男孩,当时球队赢得了我们的第一座意甲冠军,而我就和他们一起站在场上。

那是个魔幻赛季。我从所有球员身上学到了许多,但其中一人是那么特别。

迭戈-马拉多纳——他是天才。

每一天,我都在看这位传奇。当我加入一线队的训练时,我说:“我终于要和马拉多纳一起训练了。”

费拉拉就微笑着看着我:“不不不,你不是要去和马拉多纳训练,你不是要从马拉多纳脚下抢球——球从来不会离开他的双脚。”

然后他递给我一个球,笑着说:“拿着,因为你永远无法从马拉多纳那里抢到球,而你却能从我这儿拿到球。”

最终,我还是和费拉拉以及其他一线队队员一起训练,其中就包括了我的偶像马拉多纳。有一天,马拉多纳开始朝我攻来,随着每次盘带,球在他的脚尖挪移。想都没想,我就朝着球做了个动作。

我居然对马拉多纳进行了拦截。那个天才!那位传奇!

突然间我感受到了队友和教练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我听到了费拉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你拦截不了马拉多纳。”

唯一一个在笑的人就是马拉多纳了。训练结束时,他向我走来,给了我他的鞋靴。我把我们的那不勒斯之神——马拉多纳的海报贴遍了卧室的墙,而现在,我手中居然拿着他的鞋子——因为一天的训练而泥泞不堪的鞋子。

这就是我学到的第二件事:要成为一名伟大的后卫,你必须和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员对位。

至于你还需要的一点小配料?不是身高,不是速度,也不是球技,而是必须要有自信。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自信,但和马拉多纳对位的那天我肯定满怀信心。在职业生涯的剩余时光,我一直试着努力构建信心,不管是在那不勒斯、帕尔马,还是国米、尤文。

不过老实讲,直到2006年7月9日那天,我才真正感到身为一名后卫的自信。当我举起世界杯时,记者们朝我们大喊:

“世界冠军!世界冠军!世界冠军!世界冠军!”

作为后卫,你可以是不同类型、不同体格的。你可以是矮而快,也可以是高而弹跳力强,这都不要紧。唯一必要的就是当你在场上时,你要自信,因为每周都要面对新挑战。

只有通过这些挑战,你才能找到信心。对我来说,这始于对位马拉多纳那天,之后贯穿了我在场上的每一天。即使今天,站在场边,我仍努力增强我身为教练的自信。

所以,与其讨论我的成功时刻,我更想谈谈那些挑战最大的时光、对手和队友。正是因为他们,我才能建立信心。

罗纳尔多

罗纳尔多一直、始终都是最能激起我内心恐惧的那个球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是我们这一代的标杆,是现象级人物,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罗纳尔多。

我第一次和罗纳尔多交手,是在1998年世界杯前,巴西与意大利在法国的一场友谊赛。即使和他走进同一个球场,也让我感到恐惧。

那场比赛双方3-3战平,之后我和教练老马尔蒂尼有过会面。

“法比奥,你晓得的,很多人都在谈论罗纳尔多是多么让人不敢相信,他是多么多么棒的一个球员。”

我只是一直点头。

“而我得说,在看到他和你对位后,是的,罗纳尔多真的非常非常厉害。”

很好,这很马尔蒂尼。

“谢了,教练。”

罗纳尔多是那种你不需要去防守,而是希望尽可能限制和左右他的球员。因为如果罗纳尔多想进球的话,他就可以进球。

当然,巴西还有罗马里奥、卡洛斯、罗纳尔迪尼奥。但罗纳尔多?他就是与众不同。

他很快,很强壮,让人难以置信。每次我和他踢球时,总是充满敬佩之心。像他这样的球员不需要废话,也别想猜他在想什么。在开场哨时,他已经猜到你的想法了。

我不觉得我对他的恐惧消失过。不过从这恐惧之中生出的是敬佩。而去佩服像罗纳尔多这样的球员的方式,就是每天尽己所能地去训练。当我出现在场上时,我知道我投入了所有可能的时间。我还害怕吗?当然,但你不会在赛场上表露一丝一毫,这样才是对比赛和球员的尊重。

从罗纳尔多身上,我学到了如何面对场上的恐惧心。

齐达内

如果说罗纳尔多在场上很强硬,那么齐达内就是优雅了。他就是球场上的绅士。

我肯定他的脚有时也得着地,但从他行动的方式来看,感觉他几乎飘浮在空中。他闪转腾挪,不像个运动员,反倒像个芭蕾舞者。他在球员中穿梭时,好似凌波微步。

看齐达内踢球是赏心悦目的,能和他交手更是带给了我快乐。

和齐达内的交手贯穿了我的职业生涯,而对于许多球员来说,你会熟悉到学会如何去对付他们,但从我和他交手的第一场比赛直到最后一场比赛,齐达内总能找到不同方法去打败我。

就像罗纳尔多,你只能试着做好应对齐达内的准备。正如我所说过,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我刻苦训练,所以当我面对齐达内时,我尽可能创造更多阻挡他的机会。

2006年时,我们在世界杯决赛对阵法国,齐达内打入了第一个进球。那是一个点球,我们的后防线在他脚下是如此不堪一击。比赛才刚开始五分钟,而他已经撕开了我们的防线。球在空中飘浮着,我记得看着它击中了球门横梁,我们都希望它没有进,但随着齐达内的转身,球进了。我们害怕极了。但作为队长,我知道自己得让队友们集中精神起来。这就是齐达内能做到的。即使他没有穿过你的防守,他也能让你颤栗。你就是能感受到球场上他的存在。他的冷静和创造力似乎从身上传递到球上了。

就是这样,直到他失去了冷静,即使是齐达内也会有那样的时刻。

这就是我学到的另一个教训:场上的领导力。我知道自己的工作不只是停下球或给中场和前锋输送,还包括了让大家注意力集中,即使是面对一生中最重要的比赛时也是如此。

“我们能做到的,”我看着队友们说道。“这是我们的活。”

幸运的是,十多分钟后,马特拉齐进了一个头球。你可以感受到我们轻松了点。我们正回到正轨。

直到挺进点球大战,都是如此。每次有人朝球走去时,我的心跳都会暂停,再重新搏动。当格罗索锁定胜局时,我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无法相信。

世界冠军。

比赛结束时,我得到的不止是一座奖杯。平生第一次,我认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那是因为意大利的后防组织。你是一个人作战,还是以团队形式比赛,这都取决于你在球场上和谁一起踢球。那届大赛上,我们真的是一个集体,并且,我们是最棒的。

然而不仅仅是防守。

皮尔洛和托蒂

正如我所说,当提起意大利足球时,许多人只想到防守。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们有一些最好的前锋去参赛,也有一些最好的中场。

但还是有很多人认为我们夺得2006年世界杯是因为防守。我们赢得锦标是因为我们击败了每一个人。我们可以做好防守,但如果不进球,我们也赢不了。我觉得我们的前线没有得到与他们所做的相匹配的声望。

我当然希望我们能在同一支球队,但和我的意大利队友皮尔洛及托蒂在俱乐部比赛交手也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挑战。

毕竟托蒂是个前锋,当我和他交手时,我们有机会在场上交谈更多。如果我的门将开球,我俩会一起站着等待做出动作,我们会彼此开玩笑。这很正常。他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家伙。而皮尔洛?他有不同风格。当球在他脚下时,你不会猜到他要做什么。当他作为中场参与到比赛中时,我总是要费心试着跟上他的动作。

但此中仍然有尊重。我们都清楚不会让彼此好受。我知道他们会抓住机会绕过我去进球,而他们也晓得我会毫不犹豫拦住他们。

你在场上的唯一朋友就是另外十个身穿同样球衣的伙伴。除此之外,所有的友谊都在场下。我们以前或今后一起吃的饭都无所谓了,我们曾一起拿过的奖杯,也仍然保存着,但在场上,我是在工作中,而我的工作就是去阻止我的好朋友们进球。

关于西甲

一个词概括西班牙,艰难无比。当我在2006年去到皇马时,那是我第一次出国踢球。搬到一个新城市很难,和队友们交流很难。那也许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之一了。

在意大利,赛前一周和西班牙有点不同,管得非常严——无休止的训练和无情的教练。幸运的是,我们的教练卡佩罗带了一点意式足球来到马德里。没人比他更严格了。

如果训练在十点开始,那就是十点,不会延后一分钟。

他帮助我适应在西班牙的生活,但我也得学会如何个人战斗。因为我的能力,我来到了一个主流俱乐部,人们期待我能成大事。但我也得学会新队友和我们的新防线的风格。

我记得最初训练课中的一堂,我当时传球给拉莫斯。

“你为什么犯错?”拉莫斯问我。

“没有错呀,我给了你球。”一切都是全新的。在意大利,我们倾向于有机会就传球(pass to the space),但在西班牙,他们希望球直接传到脚下。

“不对,你得给我一个有力的传球,你得把它送到我脚下。”

我有许多得学习,但当来到马德里时,我已经不是21岁的年轻人了。我刚刚赢了世界杯,自信满满。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像个年轻人一样适应这次变动。但当2006年意大利取得成功后,我了解自己的比赛,而在马德里,我们也连续两年拿了西甲冠军。

而一日穿上皇马球衣,你将终生是皇马人。


本文是卡纳瓦罗:球场上大罗最让我恐惧;我终生是皇马人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19足球网)

标签:卡纳瓦罗 马拉多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