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兴终身禁足者:每天搬砖谋生 当时真没干架

19足球网

宏兴终身禁足者

5月2日,2017中国足协杯第三轮开打,中超16强正式亮相。而在一年前的5月11日,武汉宏兴在自己主场汉口文体中心0比1不敌江苏苏宁之后,赛后的斗殴门事件震惊国内足坛。

事发后,足协对宏兴事件参与者纷纷开出罚单,其中冒名顶替陆雷参赛的前U22国家队球员金鑫被罚终身禁赛!时隔近一年,武汉宏兴摇身一变成了楚风合力。那么被终身禁足的当事人又是怎样的生活状态呢?

武汉宏兴和江苏苏宁冲突

2013年初冬训,笔者曾与金鑫在昆明海埂有过一面之缘。在宏兴重磅罚单出炉之后,我曾拜托武汉方面的朋友联系上了金鑫,当时尚处风口浪尖的他并不愿开口,不过通过近一年的沟通交流与彼此了解,金鑫终于愿意对我敞开心扉。

清明节武汉卓尔主场同北京北控比赛后第二天下午,我再次邀约金鑫,起初他表示依旧很忙,不过在我再三坚持之后,他最终还是答应了晚上一块坐坐。时隔4年再见面,我开门见山:“金总,见到你真难啊!不踢球后业务很忙呐!”

如今在做绿化工程 每天搬砖

尽管已隔4年,金鑫倒也清晰记得上次的一面之缘:“2013年初在昆明海埂基地吧!当时我和蔡顺、谈杨一屋,我们在和刚升入中超的卓尔冬训。”

问他为何不踢球了比踢球时还忙?金鑫颇为无奈地说道:“我现在为了谋生很辛苦啊,每天都需要自己搬砖。”说话间,他伸出了已经布满茧子的双手。从用脚踢球到靠双手劳作吃饭,金鑫的生活早已天翻地覆。

金鑫的父亲是做绿化工程的,儿子被禁足之后,便让其跟着业内的朋友子承父业,“反正现在只要接到活儿,可能得持续半年都没有自己的时间,天天干,等干完这个项目之后,或许会有比较长的一段空闲期,但也没个准,有活儿了就接着干。现在每天做苦力的活,当然,我也能请人做,但撇开成本,如果是找别人干,我从自卑的阴影中走出来纯粹在一旁看着,那也没什么实际意义了。”

问金鑫踢球和踏上社会谋生哪个更累,他分析地颇为理性:“其实都差不多,现在这样做苦力倒也得感谢踢球时积累下来的身体本钱,否则普通人真未必受得了这么重的体力活儿。踢球无论训练还是比赛,每天最多也就2小时,虽说持续时间不长,但在某个瞬间是你必须咬牙承受身体极限的。现在做绿化工程,每天从开始上班到下班可能得持续10小时以上,比踢球时间长得多,但瞬间强度肯定没踢球大,比如搬砖累了还能稍微喘口气喝口水调整下,踢球可没这个待遇。”

金鑫真的很忙,同我见面聊天一个半小时,也是从晚上与朋友相约谈业务的时间中硬挤出来的,“原本我今晚真没什么时间,但你约了我多次,再回绝你也不好意思。”

为了扯架真没干架

聊完近况,说回一年前的宏兴门事件。自禁赛之后,我也曾多次询问过曾与金鑫在U22国家队有过共事经历的球员,他们习惯称呼金鑫为“大哥”,他们眼中的大哥到底是怎样的呢?

“金鑫不像传统的武汉伢,表面很腼腆内向,2012年U22国家队集训时,我们平时对着他开些玩笑,他都会脸红。但他踢球倒是传统九头鸟的风格——非常强硬,动作很猛,一点都不收,那股狠劲甚至让进攻球员都有些胆寒。某次训练中,一名进攻球员动作有些大,惹毛了金鑫。平时都不怎么开口说话的金鑫突然急了:小心我办了你!说完U22的队友们都有些慌了,大家私下都叫他‘大哥’:千万不能惹大哥。然而等他情绪平复后了,金鑫听见我们开涮式地管他叫大哥又会不由自主地脸红。”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性格,也使金鑫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误解。但至少了解金鑫的人都知道:他绝没有任何暴力倾向,当得知其也参与了宏兴事件更多还是费解和震惊。

让金鑫回忆起一年前的宏兴门,当此事件已逐渐被外界所遗忘,记忆在金鑫脑海里多少变得有些模糊。

“这场球确实差点爆冷,真把苏宁给掀翻的话,宏兴就能闯进足协杯16强,这对于一支业余队而言是不可思议的奇迹。而且我们真差点快完成了,谁也没想到能把苏宁拖到接近点球大战。然而终场前最后一刻被绝杀,确实让我们这边感到有些失衡。如果是完败给苏宁对方早早锁定胜局的话,或许也不会发生这一幕,这场球我们开出的奖金非常高,虽说具体数字不知道,但应该有5到10万左右的赢球晋级奖金,这对于业余队球员而言几乎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

那为何你也要参与打架呢?金鑫说:“当时场面确实非常混乱,但我真没有打架,我只是想上去扯架,我想去拉、去劝,但场面已经失控了,可能我拉架的动作也比较大,所以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事后我特意看了回放录像,重拾那段混乱场面的记忆,但我真没有看到自己有任何挥拳的动作,这点我可以对天发誓。”

正因为金鑫有过入选U22国家队的经历,作为宏兴阵中名气最大的一位,很容易成为苏宁在事后与足协复核调查时被举证的“出头鸟”——与金鑫年龄相仿的谢鹏飞认出了曾经入选过U22国家队的他,指名道姓“金鑫动手了”。加之金鑫此役冒名顶替“陆雷”作赛——“数罪并罚”,金鑫最终收获了一张终身禁赛的罚单。

本想过渡结果过头 难掩失落

再说回金鑫当初为何要冒名顶替陆雷作赛?为何不能光明正大以业余球员身份报名参加足协杯?作为一位先后入选过91国青和U22国家队的球员,又为何要从武汉卓尔委身到业余队宏兴呢?

2012年随湖北华凯尔(现新疆天山雪豹)冲甲成功后,金鑫凭借不俗的表现被U22国家队选中;2013年随武汉卓尔征战了中超联赛;2014赛季郑斌接手球队后,一度将金鑫排除在一线队范畴之外,甚至他只能在场边看着其他人训练,加之俱乐部方面要求其本就不高的3万月薪减半,面对“停训降薪”,年轻气盛的金鑫还是选择了主动离开——暂先到武汉宏兴过渡调整。

回忆起那段往事,金鑫觉得当时如果能忍耐的话,或许如今都能竞争卓尔主力左后卫了,“柯钊已经转会去了河南建业,小将黄博文毕竟不是纯左脚将,和这个赛季卓尔新援苏迪比起来,我毕竟是武汉本土球员,科班左后卫出身。可能熬到现在的话,我也已经能在卓尔出头了……”

只不过,这些都已是后话了。

2016年初,已经在宏兴过渡调整一年多的金鑫本打算重归职业足球序列,然而年初转投澳超踢球事宜,因为经纪人运作失败告吹,同时他也错过了随宏兴报名足协杯的截止时间。但考虑到面对强敌苏宁,宏兴左路防守相当吃紧,球队不得不临时让金鑫冒名顶替——圈内也都明白,倘若这场球最终宏兴顺利告负,也没有捅出打架这样的大篓子的话,没有什么人会在意金鑫的“代打”。

然而事与愿违,本想着就临时披挂上阵的金鑫却迎来了自己足球生涯的灭顶之灾。

问金鑫一年前当罚单正式出炉后是怎样的感受?他的表情和作答方式仿佛身临其境,充满落寞:“当时想过会遭到禁赛之类的重罚,但没想到会罚的那么重。当得知自己被禁足的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失落,自己快20年的足球生涯就这么被迫中止了,家人和我一样都很失落。但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其实我当年主动离开卓尔,就是想暂先在宏兴调整过渡下,自己肯定是想重返职业序列的。业余队做得再大,年收入能有20万顶天了,现在的职业球员,年薪一二百万都随便挣。谁不想踢职业?而且我本身就是职业球员出身。只是未曾料到的是,我原本只是想过渡,结果却是在业余队过了头,连再想重返职业的资格都没了”,金鑫感叹造化弄人。

中南财大的高材生

不踢球能做什么?这个问题,早在一年前金鑫被禁足之后,我就曾同卓尔球员闲聊时谈到过,不少武汉球员都感慨道:“这不等同于锯了金鑫的双腿?!球员就是靠自己双脚踢球的,不让踢球,我们几乎都没有一技之长,怎么踏上社会立足?!没有学历、背景和专业技能,我们能做什么?想在社会工作上挣到踢球1/10的薪水都是天方夜谭啊!”

禁足罚单公布后,笔者也曾建议金鑫利用过往运动员的特殊身份,寻找并挂靠一所大学,尽快充电,弥补球员时代文化知识的缺失。然而此番见到金鑫谈及“上学”一事,他却出人意料地表示:“我早在2013年就大学本科毕业了。”

2007年城运会,武汉男足作为东道主收获冠军,当时那支武汉队中,亚泰门将吴亚轲、国安的张稀哲、雷腾龙依旧活跃在中超赛场,金鑫说:“我和稀哲至今都关系不错,还会保持联系。”

金鑫随队获得冠军之后,在2009年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录取,在高校林立的大武汉,中南财大可以说仅次于国内顶级名校武汉大学和华中科大,就连金鑫自己也承认:“这是一所不少莘莘学子向往却难以企及的高等学府。”

金鑫在中南财大的专业是经济学,说来也巧,尽管平日里需要训练比赛,但由于这所高校距离武汉队基地相当近,用金鑫的话说来:“平时晚上有空了,我就到学校里听听课,与同学们交流探讨一下。”

2013年,金鑫顺利完成了四年制本科学习,收获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学士学位文凭,“这确实很难得,至少整个武汉足球圈吧,就应该就我和徐擎(现效力于新疆天山雪豹)拥有中南财大的文凭,多数人挂靠的还是武汉体院这样的专业对口高校。大学的门虽然容易进,但想要从中南财大毕业并非常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考试难度很高,想要通过作弊的方式话也会面临被开除的处分。至少在湖北,中南财大的文凭还是很过硬的,不是谁都能随便拿得出的。”

上天给金鑫关上了一扇门,但他所拥有的重点高校本科文凭或许能给他推开另一扇窗,“我现在自己做绿化工程,等累计到一定的实际工作经验,加之我所拥有的学历敲门砖,以后或许也可以向一些市政部门投递简历,选择一份国企编制工作。”

梦想出国踢球

尽管被迫退役,但金鑫不踢球后的择业保障,相对于其他普通球员而言更宽泛些,“下次你再来武汉,我近期在武昌做的一项绿化工程应该就能呈现出来了,到时带你去看看。”话虽如此,金鑫依旧对足球难以忘怀,相比于“子承父业”的绿化工程,足球毕竟才是他的主业。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挺想出国踢球的,从卓尔出来以后一直有这方面打算。前两年联系澳超的事宜因为经纪人运作的问题告吹了,其实直至今年初,尽管考虑到我在国内被禁足了,但我依旧想去外面试试,有朋友想把我运作至泰超,开出月薪5000美金的工资,但由于去年底泰皇病逝的缘故,又被耽搁了。到了夏天,我还是会再努力尝试下。当然,这也需要足协方面的许可。虽说现在参赛证在我自己手上,但若是泰国方面真愿意接纳我了,仍需要足协给予转会证明,不知道会否因为禁足的事儿而被卡壳。”

近一年没有系统比赛,金鑫明显有些发福,“嗯,以前我80公斤,这一年涨至85公斤了。”虽说1米80的金鑫在球员中难言高大,但由于骨架子特宽,所以他显得格外壮硕魁梧,他坦承自己论身体对抗绝不逊于北方球员。谈及自己潜意识里极度渴望的复出,金鑫深知任务艰巨。

“别说一年没踢球了,一位职业球员如果落下一整个冬训期的话,基本都会废得差不多。即使我现在复出,估计得花至少一年时间,重新恢复调整储备体能,所以即使足协方面愿意给我一条出国踢球的生路,对我而言,想要重新复出,依旧要面临非常艰巨的任务!”

末了,作为实打实91年龄段球员,金鑫也感慨:“其实我现在这样一个年龄放在国内足坛,是最当打黄金的岁数。”一种难以名状的落寞隐藏在他的脸部表情中,这或许也是金鑫过去一年多始终回避这次对话的缩影——除了失落,更多还是无言以对,只能独自承受。

金鑫有错,但罪不至终身禁足那般夸张。原本未来5年,是金鑫足球生涯的最黄金年龄,而今,他就盼望着能够尽快复出,哪怕能赶上一个好时光的尾巴,“即使等到我30岁,足协愿意特赦我解除禁赛,即便那会儿我可以踢球的年数所剩无几了,我也不会放弃,还是想重新回归足坛,我爱足球,这是我最擅长的职业,我的朋友圈也基本都在职业足坛。”

现如今,为谋生奔波的金鑫,仅有的业余时间偏爱静下心来与朋友喝个茶小聚,我笑言其怎么过起了老年生活——他已不在江湖,也只能迫不得已地心如止水,宁静致远。

值得一提的是,3月6日,足协在官网公布了《关于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2016年对有关个人、单位作出的纪律处罚需在2017年比赛中继续执行的通知》,其中第十二条着重强调了2016年5月11日中国足协杯赛第45场的违纪行为:金鑫在内的8名原宏兴球员终身禁止从事任何与足球有关的活动


本文是宏兴终身禁足者:每天搬砖谋生 当时真没干架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19足球网)

标签:宏兴终身禁足者 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