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下课:图赫尔是怎样与多特蒙德一步步走向决裂的?

19足球网

图赫尔

虽然多特蒙德拿下了本赛季德国杯冠军——自球队在五年前成为双冠王后的第一个冠军奖杯,但由于陷入与俱乐部高层之间的权力斗争,加之难以赢得队内部分关键球员的支持,托马斯-图赫尔只能离开这支球队。

信任缺失和沟通失败导致了如今这番无可挽回的局面。

2015-16赛季前,作为克洛普的继任者,图赫尔成为多特蒙德主帅。图赫尔是一位年轻富有激情的教练,凭借执教美因茨所取得的成绩得到认可。在执教多特蒙德后,他帮助球队摆脱了克洛普执教最后一季的沉重感,引导球队走出死胡同,带队踢起了攻势足球。

在图赫尔执教多特蒙德的首个赛季,球队收获78个联赛积分,成为德甲历史上积分最高的联赛亚军。即便如此,多特蒙德本有机会在3月初缩小与拜仁的积分差距,却在主场与拜仁0-0战平。欧联杯四分之一决赛次回合比赛,多特蒙德在3-1领先利物浦的大好局面下被对手4-3逆转,无缘半决赛。而在德国杯决赛中,多特蒙德点球大战输给了拜仁,整个赛季没有冠军进账。

此时图赫尔已经在欧洲足坛颇有名气,不过他与俱乐部领导层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去年夏天,多特蒙德又一次未能留住队内关键球员,将姆希塔良、京多安和胡梅尔斯分别交易到了曼联、曼城和国内联赛最大竞争对手拜仁。

图赫尔不开心。图赫尔希望在2016-17赛季率队争夺冠军,他知道被交易的三名球员是球队在2015-16赛季的骨干,球队需要他们。多特蒙德俱乐部CEO瓦茨克曾经承诺,球队不会将三名球员都卖掉。然而他们都离开了,通过出售这三名即将进入与球队合同最后一年的球员,多特蒙德获得了超过1亿欧元资金。

多特蒙德决定加强球队的攻击力,在继续培养年轻人的同时引进拥有一定经验的球员。这家俱乐部签约了8名球员,其中包括登贝莱等小将,以及从拜仁回到多特蒙德的马里奥-格策,引援总费用超过了1.1亿欧元。但多特蒙德的引援政策让人感到有些奇怪——在球队签约的8名新援中,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替代擅长串联中场的京多安,或擅长组织进攻的后卫胡梅尔斯。

与此同时,球队传奇人物、深受球迷喜爱但巅峰期已过的库巴和苏博蒂奇都被送走。不过受到伤病困扰的苏博蒂奇在多特蒙德多留了6个月后才离开。

图赫尔觉得,瓦茨克无法买到他想要的球员,例如拥有丰富德甲比赛经验的勒沃库森后卫托普拉克。去夏图赫尔形容球队重建过程“有风险”,瓦茨克却说球队的重建计划“雄心勃勃”。

从那时候开始,图赫尔与瓦茨克的关系急转直下。

甚至更早些时候,图赫尔与多特蒙德首席球探、曾经发现了莱万多夫斯基和奥巴梅扬的斯文-米斯林塔特(Sven Mislintat)在2016年1月份就被爆出了不和。据称俩人对是否引进马德里竞技中场球员奥利弗-托雷斯(Oliver Torres)有意见分歧,最终结果是图赫尔禁止米斯林塔特进入球队训练场地。在多特蒙德,米斯林塔特与俱乐部体育总监迈克尔-佐尔克(Michael Zorc)关系密切。

图赫尔自断退路,与俱乐部高层和球迷之间的裂痕不断扩大。图赫尔失去了米斯林塔特。而在球队内部,从图赫尔在2016年德国杯决赛后批评即将加盟拜仁的胡梅尔斯那一刻起,也有一些球员开始质疑他。

图赫尔还失去了一些有影响力的多特蒙德球迷的支持。著名多特球迷、历史学家古鲁切斯基(Jan-Henrik Gruszecki)说:“图赫尔从来没有对俱乐部有过认同感。”

在上赛季欧冠小组赛阶段,多特蒙德的表现相当出色,以21粒进球领跑参加欧冠的所有球队。但在德甲赛场,圣诞节前多特蒙德只排名第六,比拜仁和莱比锡分别少了12分和9分。到去年12月份,人们已经意识到图赫尔很可能不会长期执教多特蒙德,瓦茨克在1月份时向图赫尔施压,称如果球队在德甲的最终排名掉出前三,将会令人失望。图赫尔与多特蒙德的合同只剩下18个月,但续约谈判被推迟了。

2017年初,多特蒙德继续动荡不安。在1月份,由于航班在当地机场无法着陆,多特蒙德与埃尔福特的一场友谊赛被取消;俱乐部购买了图赫尔从未听说过的一名球员:亚历山大-伊萨克(Alexander Isak)。

(图)多特蒙德在签下伊萨克前,并没有征求图赫尔的同意

2月份,由于多特蒙德在主场与莱比锡一役中发生球迷暴力事件,球队被罚在接下来与沃尔夫斯堡比赛时关闭南区看台……多特蒙德还爆冷输给保级区球队达姆施塔特,图赫尔再一次抨击俱乐部的引援规划。格策因代谢紊乱于2月份宣告赛季报销;在3月份,由于糟糕的天气原因,多特蒙德与洛特体育(Lotte)的比赛被推迟进行。奥巴梅扬因为戴上耐克面具庆祝进球引发争议(注:彪马是多特蒙德的股东和赞助商),而他将转投其他球队的传闻也经常出现。

很快,图赫尔与多特蒙德管理层之间的不和见诸报端。某些媒体站在俱乐部的立场,也有媒体披露了一些被多特蒙德认为是由图赫尔的顾问奥拉夫-迈金(Olaf Meinking)泄露的秘密。有一个卖瓷碗的老人挑着扁担在路上走着,突然一个瓷碗掉到地上摔碎人认为迈金在幕后操盘,目的是让客户(图赫尔)看上去拥有比实际水平更高的执教能力。

“这些歪曲事实的说法是几个匿名人士散布的。”迈金说,“这很不道德。匿名谣言大范围传播,但跟我无关。作为图赫尔最亲密的知己,我也受到了某些人的攻击。”

4月11日欧冠四分之一决赛首回合前,多特蒙德大巴在开往赛场的路上遭遇了三次爆炸物袭击。总的来说球队相当幸运——只有球队后卫巴尔特拉因受伤被送往医院。在爆炸袭击事件后,多特蒙德与摩纳哥的比赛被推迟到了次日进行,多特蒙德CEO瓦茨克同意了欧足联对比赛时间的重新安排。

比赛必须继续,但图赫尔和多特蒙德的球员们不开心。图赫尔猛烈抨击欧足联的决定,并称对于比赛的延期安排,他只收到了短信通知,但这也意味着他对瓦茨克不满。多特蒙德球员感觉他们就像动物一样被对待。

多特蒙德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被摩纳哥淘汰。这可以理解,球员们很难专注于踢球——在次回合比赛前,多特蒙德球员不知缘由地坐在俱乐部大巴内等了20分钟,随后大巴才开始驶往赛场。

图赫尔曾凭借其强烈言论赢得了一些舆论,他在充满动荡的2017年继续这样做,但在多特蒙德,并非每个人都相信他。

“在最后几个月,图赫尔的沟通只为达到一个目的,那就是让自己免于遭殃。” 古鲁切斯基说。

在5月初,经过一系列事件后,瓦茨克指责图赫尔没有说出关于爆炸袭击事件余波的真相。瓦茨克首先证实他与图赫尔“意见不合”,然后他告诉《南德意志报》,他是通过打电话(而不仅仅是短信)通知了比赛延期的消息……简直就像小孩子之间的一场幼稚斗争。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有媒体开始洗白多特俱乐部高层,并将图赫尔描述成一个发表言论时不尊重事实的人。不过迈金说:“托马斯(图赫尔)在与人沟通时总是开放和光明正大,这是最重要的。”

多特蒙德和图赫尔原本计划通过谈话弥合分歧,但后来双方的沟通目的变成了协商出一种不会伤害俱乐部和教练声誉的分手方式。瓦茨克在5月份曾说夏季休赛期的谈话重点将是“战略、沟通,以及除了体育因素之外的信任”,图赫尔的顾问也重申他们“将以平等的立场进入预先宣布的谈判”——遗憾的是图赫尔在多特蒙德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以至于俱乐部管理层、球员和工作人员都反对他。

上周六,在多特蒙德击败法兰克福并夺得德国杯冠军后,图赫尔与一部分球员的裂痕再次暴露在公众面前。魏格尔因为脚踝受伤缺阵,但球队领袖之一沙欣却依旧未能进入比赛大名单。多特蒙德的正副队长施梅尔策和马尔科-罗伊斯都对沙欣没有进入大名单感到“震惊”,并且公开称他们完全支持队友。

在图赫尔与多特蒙德之间的关系中,所有信任已经被耗尽,谁都无法再回头。

对于每个夏季都会经历剧变的多特蒙德来说,今年夏天同样会充满各种不确定性。这家俱乐部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一位接替图赫尔的主教练,让球队远离场外混乱,并再一次在德甲和欧洲赛场展现竞争力。


本文是非正常下课:图赫尔是怎样与多特蒙德一步步走向决裂的?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19足球网)

标签:图赫尔 赫尔